是咸鱼哦

如名字一样,是咸鱼,还是占坑超多的咸鱼(……)

还是那个脑洞,补上两张截图(……)

关于小太阳笑这个也有原因哒x小太阳差不多就是立香最早召唤到的那波从者,陪伴了很久所以羁绊很深厚。小太阳平常总是板着脸呀,但是在谈及自己喜欢的东西就会不自觉笑起来,立香就常常和他讲要多笑笑,所以在挡刀之后不想立香伤心他笑了,觉得自己笑的话立香会开心一些,因为立香之前每次看到他笑都会特别开心。

在摸摸头的时候他笑了是发自内心笑了,差不多就是【立香被列入喜欢的东西的范围】这样了吧ww(怎么感觉好像怪怪的,不过大概就是这样啦ww)

一个脑洞……小太阳太好了我永远喜欢他呜呜呜……
有的是长一点的图,上下拉一下是完整的!顺序可能有点乱……而且还有两张图发不了;;图太多惹

#产生的很突然的脑洞

#ooc属于我,以及场景我也不知道是哪(…)
#私设双向暗(ming)恋x

在这个晴朗的午后,蓝天、白云甚至于路过的小鸟都会让克利切感到惊喜不已,似乎一切都是那么美好,而这一切美好都是由他的天使带来的——艾玛•伍兹。

她邀请他一起出门,去不远处的花田里,那有大片的向日葵,这让她感觉像是身处阳光中一样。

克利切终于到他们约定的地点了,他把帽檐压的很低,因为太阳的光实在太过强烈,他的眼睛可不是向日葵。“克利切在路上耽误了太长时间”他这样想——但是事实上,他比约定的时间要早了一刻钟不止。

“克利切想要快点见到艾玛”,这是他难得如此迫切的心愿。当他试着抬起头来寻找艾玛的时候,艾玛正抱着比她人还要高的向日葵在花田中,脸上的笑容足以表达她是有多么开心。

“皮尔森先生!”艾玛马上发现了他,并腾出空闲的手臂向他招手。

克利切只觉得自己已经到了天堂——他心爱的姑娘呼唤着他的名字,带着明媚的笑容向他招手,这是一副多么打动人心的画面!

他向天使走过去,心里热切的情感使他开了口

      “伍、伍兹小姐,克利切、克利切喜!……”

及时恢复的理智让他生生把后半句话吞进了肚子。可艾玛把这半句听的清清楚楚的

        “喜…?皮尔森先生,您在说什么?”

克利切的聪明才智这时派上了用场,他急忙捏出句话,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克利切喜欢向日葵!”

       “伍、伍兹小姐,您、您有喜、喜欢的人吗?”

他虽然成功咽下去了那句话,但是过分的热切让他鬼使神差地问出这话来,他在期待什么呢?伍兹小姐根本不会喜欢他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有哦”

是的,伍兹小姐心中有爱慕的对象了,他根本不可能和她在一起,这才是一个小偷的归宿!克利切这么想着,表情一下子失落起来。

他听着他心爱的姑娘向他滔滔不绝地讲述她喜欢的那个人,她说“我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他有多好!”克利切伤心极了,他一点都没听进去。

艾玛没有发现克利切的异常,她继续讲述,最后的时候,她问克利切——“您知道向日葵的话语吗?”

他知道,信念、光辉。但是却漏了“爱慕”。

在可怜的克利切万念俱灰的时候,他心爱的姑娘似乎说了一句话

     “我喜欢你呀,先生。”

一个乱七八糟的脑洞x

男主千年老妖怪、社会老大哥、衣冠禽兽、还有理所当然的白发美男(都是什么破形容词)
女主捉妖师、年轻貌美、单刀直入、忽视身高的合法萝莉(虽然也不高,大概156?)(又是什么形容词啊喂)
既然这样,第一次(严格意义上也不算嘻)见面就设定为,女主拿人钱财替人消灾(?),男主是幕后黑手,两人间战斗一触即发(其实一回合都没有啊)。刚见面,从反派boss变身缠人小奶狗x,然鹅耿直girl已经拔刀了,其结果就是千年二百五一脸傻气的笑扑过去抱人家小姑娘,结果撞到刀上被捅个对穿(。)
……什么的x

关于一见钟情x

这不是爱丽丝第一次来这棵巨大的图书馆树下。

下午三点半的时候这边的阳光是最好看的,穿过树叶间的缝隙投下,映在她棕色的卷发上。爱丽丝喜欢这样,她认为这时的自己很美,事实上也确实是这样。

一位画家走过,他不假思索地拿起笔画下这美丽的人,他是如此认真专注,以至于连呼吸都不敢稍重一些,生怕惊动了这美丽的小姐。

爱丽丝发现了这位素未谋面的画家,她将身子摆的更正,微微侧脸,试图找一个好的角度。

“非常抱歉,可以请您恢复刚才的动作吗?”
画家抬起头,他发现这细微的变化,眉头皱在一起,湛蓝色的眼珠如同宝石,金色的卷发贴在脸庞。

“哦,好的”
爱丽丝努力回忆起刚才的模样,做好动作后一动也不敢动。

终于画家画好了画,他把画送给了这位画中的主角。爱丽丝接过画后打开。

——这画真是美极了!爱丽丝这样想着,她抬起头来看着画家,想要对他道谢。这时不知从哪里刮起一阵风来,蒲公英飞了满天,她的帽子也几乎要被吹走,当她抬起手正准备将帽子按住时,她感觉到头上多了一点重量。

“非常抱歉,请原谅我这无礼的行为。”
风停了,画家将手放下,并绅士地向她鞠了一躬。

“没事的,感谢您为我画下这副画…”画家直起身,阳光从他们直接穿行而过,这已是黄昏的残阳了。这位金发的年轻人面带微笑,头上戴了一顶红色的画家帽,衣着简单却不算朴素,散发出的是自然的让人亲和的气息。

爱丽丝对这气息突然着迷。

“我需要为此支付酬劳吗?不知名的先生。”
她有些玩笑意味地问道。

“是的。”
这回答令爱丽丝错愕,紧接着她又听到了画家以天生温和的语气慢慢说出的句子。
“可以告诉我您的名字吗?——不,您一定要告诉我名字,这便是我所期待的酬劳了。”

“爱丽丝•斯温”

“真是美丽的名字——我叫罗宾•芬恩,希望您能记住我的名字。”
罗宾托起爱丽丝的手,在她手背落下轻轻一吻。

新灯!!!!非常好看!!!!

脑洞设定x

事实上突然有个小小的脑洞x

在传说中无尽森林的尽头是一处充满魔法的世界,似乎还停留在中世纪的人们的打扮,骑士守护着公主、勇者与龙的战斗、教堂里神父的祷告、美丽的精灵………

装扮成人类的异族人,为了一枚铜币而与商人争执不休。吸血鬼与狼人在人类的眼中已成为过去的可怕传说,即使他们依然朝夕相处。

后花园的木桌上摆着喷香的松饼与刚泡好的红茶,长椅的木腿缠绕着绽放的牵牛花………

——来访者会是谁呢♪?是和蔼可亲的杰克叔叔?还是罗娜阿姨?………

大梦

  还是蛮早前的脑洞了来着?之前一直在名朋当自戏写来着,试试写文能写好不能…嘛

(壹

—纵是华山落雪冰冷,也不抵人心凉薄。

直到这天,郁朔才彻底明白这话的意思。她懵懂下山,师傅亦然,二人不过出踏烟尘的赤子之心,又如何敌过世态千险。

这不过入世数月间,便惹得一身麻烦。卷入江湖暗流纷争,却是连师傅也被拖下了水,落得个众叛而友离的下场。

转眼被所谓“正道人士”团团围困,本该捅向她的刀却插到了师傅身上,血花飞溅,灼眼,烙骨,烫魂。

师傅的血落在郁朔白衣,灼眼的鲜红令她不敢去看,必须去看。

郁朔似是发了疯般,不管不顾师傅往日对她说的“仁心”,挥剑斩向那些凶手。一招一式,无迹法可寻,伤口深可见骨。连向她或劈或砍的刀剑都已不顾,生生受下,那些人见此,谁愿同她搏命?一个个都遁走了。

仁慈?仁心?
她仁,谁来仁她?

郁朔跪在师傅的尸首旁边,一言不发,仅仅是沉默着把师傅背上,似乎感受不到伤口的疼痛。

她摇摇晃晃地走,一步一步,想将师傅带回家。家在山上,她能不眠不休走上去,很快的,山上风雪侵袭,师傅的身体也得以保存。

她没踏一步,发丝便白一寸,这般一步步一寸寸,及腰青丝全然蜕成白发,凝固的血使头发纠缠在一起,红褐色的痕迹在两人的白衣上尤为夺目,凛然风雪。

她走了许久,不眠不休,总算是回了家,替师傅清理身体后,换了衣服才将他葬下。

——“想必师傅是受不了他刚刚那身狼狈至极的,替他打理干净才算开心。”

随后才去自己清洗。

两日来第一句话。对于师傅的死,她虽双眼发涩,却哭不出来;虽痛彻心扉,却仅仅一瞬。

师傅无家属,她也一样。是被师傅捡回来的弃婴,身上还长了胎记。

师傅故去,没有葬礼,无人问津。连墓碑也是——长剑为碑,霜雪为冢。她便去守孝,一连三天,她也终是撑不住了,刚躺在榻上,即刻入了梦。

答应给某个呱太的文,总之先放一点点…估计要烂 剑三来着

问道坡的花又飘了满天。

唐月离刚解决掉手头的任务,归来时路过这里,这萤紫飞花就映进她眼里,冰冷面具下的眼眸弯了弯,不似往常。

树下有个白衣白发的人,在这风景中似是画般的存在,也不似往常。

于是,这反常的好奇心就驱使着唐月离走过去,她脚刚落下,就被人揽着腰险些撞进怀里。

面前的人脸上同样覆着面具。

“这是个同门,还是个男的”,这是她第一反应。

那人的脸又是猛地凑近,差点蹭到她鼻尖,唐离月往后仰了仰,尽量拉开和他的距离。

“讨打”这是她第二反应,可惜还没等到她动手,意外又生。

稚嫩的童音响起“娘,这个白衣服阿姨为什么要搂着这个姐姐?还挨的这么近。”唐月离下意识扭头看过去,就见声音的主人扯着她娘亲的袖子,指着自己两人说出这番话来,她一个没忍住,笑出声来。

而当事人却是黑了脸,松手后一字一句咬牙切齿地说出“我是男人”这话来,张开机关翼走了。

白衣男子就这样从空中离开,满天飞花。

唐月离呢?笑着抬头正好看见他走的画面,也不知怎么,就印在她心上,浅浅的痕迹,也晃了她的眼。